一篇烂文,等回收

废稿,等回收,请阅读时自行准备救心丸等药品……

屋子门口,孙子和爷爷坐在门前门前台阶上,孙子耐不住寂寞。


孙子:爷爷,你相信有神这种东西吗?

爷爷:孙子乖,回屋睡觉去。

孙子:爷爷,你快告诉我。

爷爷:有神的,你去躺在床上我跟你讲。

项目编号:SCP-CN-XXXW

项目等级:Safe

孙子躺在床上,爷爷坐在床头

爷爷:孙子啊,爷爷给你讲个故事。

风把门吹开了个缝,蜡烛抖了抖,灭了。
不知为什么,爷爷出了一身冷汗。

特殊收容措施:该项目存在于下层叙事中,为消除其危害性,禁止任何上层叙事实体进行有关该项目的叙事,若发现有上层叙事实体进行有关该项目的叙事,需在3天内处决。

该项目作者Conceal博士已被处决

爷爷;咳咳,太行、王屋二山,方七百里,高万仞,本在冀州之南,河阳之北。

孙子:是咱们这吗?

爷爷:是的,咳咳,北山愚公者,年且九十,面山而居。惩山北之塞,出入之迂也,聚室而谋曰:

孙子:爷爷,那个人和你同名呢。

爷爷一怔。

爷爷:是的,“吾与汝毕力平险,指通豫南,达于汉阴,可乎?”

孙子:他们要挖山吗?

爷爷:对啊。

孙子:那他们成功了吗?

爷爷:继续听啊。

孙子突然想起了什么·。

孙子:爷爷,那神在哪呢?

爷爷:继续听啊,杂然相许。其妻献疑曰:“以君之力,曾不能损魁父之丘,如太行、王屋何?且焉置土石?”

孙子:可以卖给别人啊。

爷爷:不行的

吱,门开了,一阵冷风吹了进来,爷爷一惊。

孙子:爸,你回来了,爷爷再给我讲挖山的故事呢。

爷爷见到是爸爸,松了一口气。
爸爸听了孙子的话,一怔,又笑着摸了摸孙子的头。

爸爸:老爷子歇着吧。

爷爷瞪了爸爸一眼

爷爷:我心里有数。

描述:由于该项目的特殊性,基金会目前无法找到过多的与之相关的叙事,以下概括自基金会目前收集到的叙事:
该项目在被上层叙事时,会对其发出警告,一般体现为实体周围发出巨响,使实体心中不安,已达到阻止实体对其进行叙事。
若警告无效,实体完成关于该项目的叙事,3~5天后,该项目会对实体进行攻击,通常体现为挖去实体的神经中枢,若期间实体无生命体征,该项目将不会进行攻击行为。
该项目攻击完成后或实体无生命体征后,阅读该叙事的实体将不会意识到该叙事存在,但是该叙事的载体将不会被销毁,但是该叙事可能被篡改1,在此之后阅读该叙事的实体将不会受到任何影响。
由于该项目的危害性,Quneabec博士提议将有关该项目的叙事由D级人员撰写。提议未被批准。

爷爷:杂曰:“投诸渤海之尾,隐土之北。”遂率子孙荷担者三夫,叩石垦壤,箕畚运于渤海之尾。邻人京城氏之孀妻有遗男,始龀,跳往助之。寒暑易节,始一反焉。

孙子:是京城叔叔吗?

爸爸:不是

门被吹开了,哐,一声巨响,爷爷被吓了一跳。
爸爸起身关门,欲言又止。

孙子:爷爷,继续讲吧。

爷爷:好,河曲智叟笑而止之曰:“甚矣,汝之不惠!以残年余力,曾不能毁山之一毛,其如土石何?”

爸爸慢慢点上了烟,抽了起来,孙子想坐起来,爷爷又让他躺下,他又躺下了。

孙子:我觉得那个愚公能把山挖走的。

爷爷:是的。

爸爸:我也觉得。

爷爷:北山愚公长息曰:“汝心之固,固不可彻,曾不若孀妻弱子。虽我之死,有子存焉;子又生孙,孙又生子;子又有子,子又有孙;子子孙孙无穷匮也,而山不加增,何苦而不平?”河曲智叟亡以应。

孙子突然想到了什么。

孙子:爷爷,所以神在哪里呢?

门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,爷爷迟疑了一下。

爸爸:孙子睡觉吧。

孙子:我不,我要听完。

爷爷叹了口气。

爷爷:操蛇之神闻之,惧其不已也,告之于帝。帝感其诚,命夸娥氏二子负二山,一厝朔东,一厝雍南。自此,冀之南,汉之阴,无陇断焉。

屋内一片寂静,屋外也静了下来,孙子坐了起来,眼神幽幽地望着爷爷。

孙子:爷爷,那个愚公很像你呢……

……

除非特别注明,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: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-ShareAlike 3.0 License